美军记者: 韩国军冲上山顶, 但是一个中国士兵站起来, 山顶只有他一个人

2018-02-01 祖国 大字 小字

当战争之磨碾轧着干百个鲜活的生命,我军一对高氏兄弟,再次血染6号阵地。

6号阵地是19日晚上丢的,20日凌晨4点钟左右,替换下七连的九连派出一班反击6号阵地。一班十几个人兵分多路,每一路都是单兵与小组进攻。恶战到天色破晓之时终于反击得手。但全班也仅存战士高守余一人,余皆战死,其中有他的弟弟高守荣。

兄弟俩去年3月告别鲁北故乡,来到朝鲜后分在一个班里。几天前在五圣山下集结待命时,高守余见弟弟脚上那双黑布鞋已破得露出了脚趾头,心疼地说:“我还有双新鞋子,等打完这一仗就给你换上。”

可是弟弟用不着了。

高守余不知道弟弟什么时候负的伤,等发现他时,他的一条腿已经炸没了,肠子热气腾腾地从拳头大的腹伤处流了出来;右臂上也中了颗子弹,浑身血污地躺在地上。

高守余大恸:“守荣守荣,你醒醒!”

高守荣睁了睁眼睛,却说不出话来。这时,敌人炮击停了,韩军成群地反扑上来。

高守余对弟弟说:“守荣,你躺着别动,我打退了敌人就带你回去治伤。”他搂了一抱手榴弹,腋下还夹着两根爆破筒,眼珠赤红地向韩军迎过去。

韩军攻不动这个仅一人守备的6号阵地,便退到山脚呼唤炮火。

高守余趴在个坑洼里被震昏了,一醒来他就想到重伤的弟弟,赶紧爬起来去找。可是弟弟躺着的地方,己成了一个巨大的弹坑。他流着泪满坑里扒呀,掏啊,终于找到弟弟一只脚,脚上还穿着他熟悉的那只露出脚趾的黑布鞋。他把弟弟的脚紧紧抱在怀里,大脑里一片空白,坐地上愣了许久才哭出声来。

偶一回眸,泪眼迷离中他看见一个胡子拉碴的韩军士兵已爬上阵地,一抬手朝他扔了个手榴弹过来。

高守余几乎未假思索,本能地弹跳起来,健猿般扑住那颗冒着青烟的手榴弹,顺手就扔回到那个胡子兵面前,手榴弹没落地就炸了。胡子兵倒下时,几乎没了脑袋。高守余一颗接一颗地抓起身边的手榴弹,朝随之涌上来的敌群砸过去。

这个战后被志愿军总部授予“二级孤胆英雄”称号的年轻士兵,从拂晓打到黄昏,只吃了口袋里剩下的三颗祖国慰问团带来的水果糖,利用6号阵地的岩缝和弹坑带伤而战,用手榴弹、手雷和爆破筒,独个儿击退了敌人的六次进攻,歼敌逾百,创造了朝鲜战争中单兵防御作战的典型范例。

合众社记者肯尼德站在537.7高地东侧沟底的阳地村前,隔着不到200米的距离,目睹了对面6号阵地上的这一战斗奇迹。他飞跑回村边的帐篷里,嗒嗒嗒地在英文打字机上敲出这篇战地报道:

“韩国军冲上山顶,但是一个中国士兵站起来,挥舞着手臂向韩军投掷手榴弹。他几乎单独击破这次进攻。”

推荐热帖